儿童经典诵读之我见--以《三字经》为例

作者:殷榕 / 2018-03-21 16:13:04

  [摘 要]儿童读经运动持续升温,而学术界对此一直存有争议,不论是提倡还是反对,都值得我们深思与反省。本文以《三字经》这一经典儿童启蒙读物为例,讨论儿童亲近传统经典的积极意义,与此同时,也强调诵读本身必须符合现代儿童教育理论。

  [关键词]经典诵读;儿童;教育;《三字经》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,王财贵教授开始在台湾推广儿童读经运动;1995年,赵朴初、冰心等九位政协委员联合提案,呼吁尽快建立“幼年古典学校”,掀起海内外儿童经典诵读热潮。支持此运动的有著名学者,如杨振宁、季羡林等老先生;也有活跃在学术界的郭齐家教授、蒋庆教授等。学者们对儿童读经运动的提倡、推广和支持是基于对本民族文化的珍视和对文化传承的紧迫感,并相信儿童经典诵读能教化儿童,使儿童终身受益。

  然而学术界对此也多有争论,如方克立先生,薜涌先生,陈晓东教授都对儿童经典诵读运动提出过尖锐的反对意见,大致有二:经典诵读不能区分传统中的精华与糟粕;经典诵读的方式不符合现代儿童教育理论。

  儿童经典诵读自有其意义,但是,反对方的批评也非常尖锐和一针见血,值得我们深思和反省。发扬光大本身即是一个扬弃的过程,对于填牛式、强迫式诵读和对经典的一味肯定,都不是符合辨证法的科学态度。在此,笔者将以《三字经》为例,对儿童经典诵读提出自己的看法。

  一、儿童有亲近传统经典的必要

  1、经典具有文化功能。经典是民族精神与气质的根源,中国的传统经典对中华民族历史和民族性格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。只有深入了解本民族文化,才能认识自我、脚踏实地,才能放眼世界、发扬光大。

  《三字经》是中国古代最普及的启蒙读物之一,数百年来,为历代儿童耳熟能详,长诵不衰,对民族的精神与文化有深刻的影响。《三字经》基本涵盖了中国文化的一些非常重要的概念,如生活、人伦的常识,如传统国学知识的简介,如做人的基本道理,一些做学问应该有的习惯,甚至包括一部中国简明通史纲要。《三字经》在海外也颇有影响,早在16世纪《三字经》就被译为拉丁文,后来还被译成俄、日、英、韩等多种文字。《三字经》在历史上,在海内外的地位足以说明:《三字经》对于当今的时代精神和儿童启蒙教育仍有重要意义,必将焕发出新的生命力。

  2、经典具有道德功能。我国古典教育的精神,不仅在于传授具体的技能,更重要的是道德教育;学习的目的,不仅在于学习知识,更重要的在于洞悉人情、明辨是非。儿童诵读经典,最根本的意义是希望儿童能够体悟民族精神的厚重、人性的光辉,使其在潜移默化之中提升人格品质,增进思想的深度与广度。

  《三字经》以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开篇,全篇劝善、劝学,例举了许多著名的好学、向善的人物事迹。有窦燕山、孟母的重视教育,有黄香的孝、孔融的悌,有上至圣人、学者的虚怀若谷,也有下至女子、小儿的勤学好问。这些形象,在儿童诵读的过程中,逐渐鲜活,从中得到向上的、正面的积极意义。199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《三字经》入选《世界儿童道德教育丛书》,《三字经》的道德教育功能得到现代文明世界的认可。

  3、经典具有审美功能。经典除了文化功能,道德教化功能,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:审美功能。“经典是人类文化的一种积淀,是人类文化的一种结晶,经典是在波涛沉浮的人类文化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经过时空的锤炼、文化的整合而生成构成的。这就是说,经典是一种超越时空的文化存在,是一种精粹的文化产物,是一种纯美的文化构成,它在不断经受时间的考验中,给人开启文化与精神的智慧。”[1]

  “《三字经》文字浅显、琅琅上口,却又义理颇深;文笔自然,朴实无华,却又深入浅出;形式上为三字韵语,便于儿童记诵。”[2]清代贺兴思曾评论:“宋儒王伯厚先生《三字经》一出,海内外子弟之发蒙者,咸恭若球刀。”数百年的积淀,《三字经》流传广泛、长盛不衰,它的形式之美让儿童欣然接受,并在世代的诵读过程中得到一种近于乡愁的情感。

  对于现代社会的儿童乃至成人来说,《三字经》有着传统文化普及的意义,有熏陶品性的意义,有阅读审美的意义,亲近、了解《三字经》及更多民族经典对当代的民族文化仍有积极意义。

  二、经典诵读必须在现代儿童教育理论的范畴下进行

  1、刘晓东先生一再强调:现代儿童教育是以儿童为本位的。[3]填牛式的诵读,把儿童的思维视为容器,用一种僵死的方式去逼迫儿童死记硬背,这违反了儿童的天性和发育阶段,违反现代儿童教育理念。试图通过填牛的方式将儿童打造为学富五车的经学大师,没有这种必要,也无异于缘木求鱼。只有尊重儿童的客观规律,在诵读的过程中,采用丰富的形式来调动儿童学习的积极性,引导儿童亲近、喜爱经典,愉悦的精神方能铸造健康的人格。同时,我们也要相信儿童,相信他们对历史和祖先的了解是其旺盛求知欲中的一部分,相信儿童对于本民族的文化,对历史的传承本身具有浓厚而强烈的兴趣,相信儿童对善与美有直觉的、本能的渴望。

  2、选择适合儿童年龄的读物。儿童有自己的敏感期和生理、心理的发育规律,如果只强调知识本身的价值,而不从儿童的实际出发,读经只能成为枯燥无趣的苦差。儿童读经,一定要考虑儿童的实际情况,尊重儿童的生理与心理的发展规律,根据儿童年龄发展的特点安排好读经的内容和顺序,选择适合他们年龄和理解力的读物。

  《三字经》形式上为三字韵语,琅琅上口,便于儿童记诵。言浅意深,发人深省,为大师心血凝聚,从现代儿童教育理论的角度来看,《三字经》也是有益于儿童的读物,可用于启蒙阶段诵读。以这一原则为指引,合理安排诵读读物,不仅不会超出儿童的生理、心理承受能力,还能加深对经典中文化的理解,体味到经典阅读中的崇高与美感。

  3、反对一味崇古,不加分析、不明意思地诵读。学习任何东西,都必须理解、消化,都应有着独立思考的精神,学习经典也不能例外。

  在传统的知识体系和教育体系中,“国学”基本包涵了当时全部知识,所有成体系的教育都以此为中心,很多典故、知识、文化背景都是常识,随儿童的年龄增长,常识逐渐充实,逐步明白书中的道理,所以从当时的客观来看,“书读百遍,其义自见”有一定的道理。在现代的知识体系中,传统国学成为一个专科,经典所包含的典故、文化背景、历史知识等不再是无需讲解的常识,而必须经过专门学习,如果不求甚解,书读一万遍,其义也现不了。《三字经》作为一种古代蒙学读物,对古代知识框架有一个提纲挈领的介绍,但对现代的儿童乃至成人来说,阅读和理解起来,都可能存在一定的困难。所以,不仅要读,而且要学习,而且要求甚解。   另一方面,我们的传统文化,延绵五千年,自有其精粹和糟粕,有其独特的视角和时代的局限性。经典中的精神有一些是万世不变的人伦,但也存在不合时宜的糟粕,一味地崇拜和盲从,不是一种可取的态度。没有独立的思想和人格,没有辨证地分析,没有正确的历史观,没有宽广的视野,只能说“尽信书则不如无书”。

  《三字经》是经典,但也有其时代局限性,如自然科学知识的匮乏,如“致君泽民”、“光前裕后”的学习目的,如对其他文明体系认知的缺乏。如一味地崇尚经典,盲目地接受,不加选择地灌输,那只能得到一个封建、迂腐、狭隘、不合时宜的儿童。“今天我们读《三字经》,不仅要明白义理,更要站在新的高度审视先贤的局限,开放、包容,吐故纳新,建立真正的民族自信”。[4]

  儿童在诵读中缺少这种分析能力,所以家庭、师长的引导非常重要。

  三、亲子阅读在儿童经典诵读中有重要意义

  儿童因自身的局限在诵读时缺乏对经典的理解,也缺乏思辨的能力,这就需要师长的正确引导。作为家长来说,不必苛求儿童理解经典的深度,他们可以用一生的时间去学习。在诵读过程中,家长可以用轻松愉快的方式来引导孩子,用讨论的方式和孩子一起学习经典、共同成长。

  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,填牛这种方式,不仅孩子不可能做到,对于理解力、体力甚至时间都更充沛的家长来说,也很难做到。只有自己全程参与诵读过程,才能把握孩子诵读的效果、程度、量。从另一方面看,鼓励孩子经典诵读的家庭,一定是对传统文化非常了解至少是热爱的家庭,家长抽出时间、精力,与孩子一起学习,重视文化和家庭的传承,与孩子共同成长,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  《三字经》中有名句“子不教,父之过。教不严,师之惰”,强调了公共教育和家庭教育对儿童的共同作用。家庭教育和公共教育相辅相承,同样重要。家庭成员通过言传身教,给儿童耳濡目染的良好影响和熏陶,是家庭的必需责任。

  家长和儿童在空闲时间,采用温馨、随意的方式一起进行诵读,这种读经形式不仅没有占用家长和儿童的很多时间,还丰富了其业余生活,使家长、儿童从经典中受益的同时,也为生活增添了一份学习的乐趣,是家庭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在儿童进行经典诵读的过程中,家长应回应孩子的各种问题,鼓励孩子发表自己的看法,适当地提问能促进儿童积极地思考,并主动整理自己的思路,进一步逐渐完整而准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。通过这一过程,儿童将对经典形成初步的认识和独特的见解。

  以《三字经》为例:一个家庭,花一年的时间,诵读《三字经》,父母(或其他家长)与儿童一起诵读、吟咏、讲解、讨论。通过共读、讨论、思考的过程,让儿童熟悉并初步了解《三字经》,与此同时,也让家人之间的情感更加亲密。

  引导儿童亲近经典,与儿童一起学习、成长,是我们身为华夏子孙和师长的责任与使命。儿童是民族的未来,也是独立自主的个体,一切的引导都应在尊重儿童的前提下发生。

  参考文献:

  [1]曹明海.大众文化与经典阅读[J].山东图书馆季刊,2008(2).

  [2][4]殷榕,郭屹.三字经注解[M].长沙:岳麓书社,2013年.

  [3]刘晓东.论儿童本位[J].教育研究与实验,2010(5).